首页> 员工文苑

爷爷是个“好人”


2014-12-01 来源: 同忻煤矿企业
【字号 美方   我要打印  我要纠错

  在十里八乡,一提起父亲,人人都竖起大拇指,“老薛可是个老好人!”在人们眼中之好人,而在妈妈和我们弟兄眼里,爷爷永远是一番大忙人,准确地说是一番闲不住的人头。那天两眼一睁,忙到熄灯。
  爷爷祖传木匠手艺,尤其是修理农具,在四周数十里很有名气。每到春耕时,不少口会拿着路硾、摇橹等农具慕名找上门来让爷爷帮忙修理,爷爷不管干什么,先停下手头的活认真修理,有时连饭也顾不得吃。妈心疼父亲,“再忙你也先的吃了饭再干活哇!”但父亲却说“庄禾人靠地存在,地背之活要紧,吃饭不着急!”农忙时,早晨天还没亮,便有人口敲门,拿来木楔、木叉等农具让爷爷帮忙修理。这家刚修好,还没上坑端碗吃饭,那家又来人叫“老薛,场面上的辗盘坏了,你送赶紧修一下。”爷爷便马上放下碗筷急匆匆而去。就连晚上睡觉前也总有人口找上门来,修这修那之,忙得父亲应接不暇。而且大大还有一个让人十分不解的条件,凡是修农具的,一概分文不收。这不仅让家人十分不解,更让同行人不解。妈也为此常常埋怨父亲“一角尽给人家白劳毛,自己的活却不管!”老人对此的说明是“都乡里乡亲的,哪个不用个谁。”之所以,凡是认识父亲的人头都说薛木匠是个“好人”。
  寺里小学由于年久失修成了危房,导致学生无法上课,寺里想建一所新学校又没钱。家长找到父亲,仰望父亲帮忙干木匠活,另外的其它想办法。那阵子姑奶家之三叔正好为父亲在场内揽了一下大活,未雨绸缪出发。面对村长的请求,想到学生在危房里上课,爷爷便答应了下去。气的三叔骂父亲“脑子进水了,放着大钱不扭亏,管村里‘闲事’!”妈也央求父亲,“手足俩上初中,经费还没着落,先管咱自家的事吧!”爷爷却说“全市娃们学习的事大,咱家孩子学费的事小!”该校建成那天,顶全村的父老兄弟欢天喜地地抱在新建成的教室前欢歌笑语,孩子们背着书包高高兴兴地跨进宽敞明亮的新教室时,妈却在为我们弟兄俩开学而没有着落的会费唉声叹气,悄然。——这就是我之爸爸,一直以来,为他人着想的多,为自己考虑的少。其实作为他的儿子,在我之衷心,爷爷不仅是个大忙人,更是个爱管闲事的人头。
  现今,近40年过去了,村庄里发生了很大变化。唯一不变的是,八方人们一提起父亲,城市说“崔木匠是个老好人!”从小受父亲耳濡目染的影响,我也像父亲一样,下离开家门、投入校门、投入军营、走向社会直至参加煤矿工作,经常会尽自己所能所为,倾心尽力帮助认识或素不相识的人头。也让我受益颇多,影响至深。(薛瑞新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