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员工文苑

月夜清涩品茶香


2016-05-05 来源: 同忻煤矿企业
【字号 美方   我要打印  我要纠错
  品茶,要求一种情绪,十年磨一剑地品茗才能感觉到身心被净化,滤去了浮躁,沉淀下深思。
  夜间,听着《茶禅一味》的音像,心里沉淀的烦扰,随着暗香尽情释放,头杯盖碗茶,独自倚靠窗边,望着一窗子的月光,心也淡定了广大。
  一直认为,茶,清洁,不染尘埃,是一尘不染的物。很想装南方看看满山飘香的动物园,亲手采摘嫩绿的茶叶。然而,想归想,总不得空,终未能如愿,该署美好的心愿,只能残存心底。
  晋中的茶山,晨辉间,悄悄抖落颤动的露水,在空灵的茶山上,孤寂地生长。或清晨,或傍晚,采茶姑娘们戴着头巾,肩背竹筐,踩着淡淡的清霞,洒下欢歌笑语,动作麻利的在茶山上工作。总是醉于这样的场面中,尽管只是一番梦,也不甘落后醒来。
  其实,品不品茶,都不重要。只要心中有茶,有一颗淡雅的心,才是最重要的。记得刚开始喝茶,爱人送的良好铁观音,不谙茶道的我,竟在水杯中冲泡。喝后心想,这铁观音也不过如此。爱人说好东西被我糟贱了,上好的龙井,需用茶具慢慢冲泡,轻嗅茶香,小口品咂,才能品出其中滋味。
  后来,买来部分茶具,用朋友教的主意,拿着小小的道具,细细品,轻轻的嗅,丝丝茶香掠过心田,顿觉,清爽怡人。可骨子里终觉有些牵强,茶随人性,他性洁且随缘,又何必这般繁琐?想来,人生何尝不是这样,概括就好。恰似这盏中的茶,一遍又一遍的冲泡后,淡然,无味,却平凡、实际。
  总是想躲开红尘的鼓噪,在罗布泊的茶山上独守清静,灵魂也逍遥自在。海中清茗飘香,耳边禅音徘徊。瞬间,一角的疲倦、疲惫顿时消散,人口也精神了广大。
  晋中的茶,依旧寂寞的轮回着,我依旧未能看破,在昨天的旧梦中沉沦。(孙炎宾)



      <strike id="122a5b5d"></strike>